云顶娱乐网站:富二代变身虾农 涪江边踏实寻梦

“放弃城里生活,来农村养虾值不值?”张正全的答案是“值!”
在农村这三年,张正全不仅完成了从一个“公子哥”到创业者的蜕变,还成功的走上“海虾淡养”的致富路。如今的他性格沉稳内敛,挽着裤管奔走在虾场间,脚踏实地的朝着自己“创业梦”奋斗。
坚持自我,从“公子哥”到创业者
80后的张正全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做了30多年海产品生意,优越的生活条件让他这辈子哪怕不工作,也会衣食无忧。在城里时,张正全常和朋友们穿梭于各种茶楼、KTV,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打发时间,朋友们也曾笑称他为“张公子”。
2003年,父亲张佐明将高中毕业的张正全送进了部队。部队里,张正全体验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他不仅学会坚持和担当,心也沉静了下来。2008年退伍后,张正全萌生了搞海虾养殖场的想法,他认为“父母辈的做得再好,也是父母辈的,年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
令张正全没想到的是,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对他这个想法,都没有太多信心。朋友们觉得他吃不了这个苦,认为他:“干不了两三个月就得回来”。而张正全的父亲虽然既惊讶,又欣慰,却也表示,“海虾淡养对技术要求高、风险大,并不支持他。”
较了几个月的劲,张正全终于说服了父母,并专程到福建考察学习了两年海虾淡养技术。2011年,张正全揣着从父母那里“借”来的启动资金,在合川区太和镇沙金村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弃浮躁沉下心,踏实追寻“创业梦”
“才来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说到创业初期时,张正全这样形容,“那时候虾池里面的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包办的,包括煮饭、洗衣服也都是自己完成。”离开城里的优越生活,张正全很不适应,然而想到自己要做一番事业,他又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现在,张正全每天都和聘请的农民工一起,顶着酷暑在虾场上忙活,而他不仅变得皮肤黝黑,人也瘦了一大圈。“虽然在这里日晒雨淋的很辛苦”张正全说,“但看到自己取得的成绩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
谈起自己心态上的变化,张正全表示:“最大的变化,还是部队那几年。当时部队是在山上,周围荒无人烟,在那样的地方内心很容易沉淀下来。”他还表示,“摒弃浮躁,静下心来创业,才是最好的心态。”
目前,张正全的虾场每年可产两季,每季虾饲养约3个月就可上市,年产量60多吨,年收入500多万元。张正全聘请了十多个当地农民工,不仅解决了周边农民工农闲时期的就业问题,还把自己的养虾技术也带给大家。
如今,张正全养殖的基围虾销路不愁,价格也可以,这也让张正全对这条创业之路更加坚定、有信心。“我打算把虾场打造成一个集旅游观光休闲为一体的地方,吸引更多人到这边来钓虾”张正全说,“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的梦想”。

核心提示:7月11日,重庆合川区太和镇沙金村,天气异常闷热。27岁的张正全和工人一道,正忙着将一张张捕满鲜虾的网从虾池里捞上来,再装上车。“这么闷热,希望不要下雨,否则,这些虾就运不出去了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云顶娱乐网站 1张正全和工人一道打捞虾子。记者周立摄
7月11日,重庆合川区太和镇沙金村,天气异常闷热。27岁的张正全和工人一道,正忙着将一张张捕满鲜虾的网从虾池里捞上来,再装上车。“这么闷热,希望不要下雨,否则,这些虾就运不出去了,如果雨下大了,又像上次那样,就惨了。”张正全有些担忧地望着天,豆大的汗珠一串串地从脸上淌下。
附近村民们都很奇怪,这个“80后”的年轻人,为啥子要放着城里的好日子不过,来这里吃这种苦。
军旅生活,让“公子哥”变了样
张正全家在沙坪坝,在周围朋友眼中,他是“富二代”,父母做了30多年海产品生意,优越的生活条件让张正全这辈子哪怕不工作,也会衣食无忧,朋友们常开玩笑叫他“张公子”。
2003年,父亲张佐明将高中毕业的张正全送进了部队,退伍后不久,张正全突然对父亲说想在重庆自己搞个海虾养殖场。虽然儿子的想法让张佐明既惊讶,又欣慰,但他并不放心:“他没吃过苦,我担心他干不好。”
较了几个月的劲,张正全终于说服了父母,专程到福建考察学习了海虾淡养技术。2011年,父母帮他投入了近1000万元,在合川区太和镇沙金村建成了重庆傲海水产养殖有限公司。
张正全流转了260亩土地,平整后建起了20多口虾池。又从沿海空运来基围虾苗和海水,再就地逐渐淡化饲养。目前在重庆市,用这种技术养虾的,只有两家。张正全正是看中了这一产业的市场前景。
张正全说,是3年部队生活改变了他:“我不能一辈子啃老,自己的未来得靠自己双手打拼。”
不怕吃苦,就怕老是下雨
就这样,张正全一个人来到偏僻的沙金村,租了一间民房,开始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每天,他都和聘请的农民工一起,顶着严寒酷暑在工地上忙活着,有时一天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两年下来,张正全白皙的皮肤变得黝黑,人也瘦了一大圈。
才到太和时,张正全很不习惯,这里没有闹市的灯红酒绿,没有舒适的家。对他来说,更难捱的是寂寞。“以前晚上常常和朋友一起出去喝酒唱歌,可现在这里,晚上只能一个人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还好,现在慢慢适应了。”张正全说他不怕吃苦,就怕老是下雨。
虾场位于涪江边上,张正全当初选择这里,就是看中了涪江优质的水源,可正是这条涪江,让他连续两年遭遇了巨大损失。
去年7月和前不久的暴雨让涪江水位上涨,漫进了虾池,虾和大闸蟹跑了很多:“每次损失都在20万元以上。”张正全说,他打算拉网,或将虾池堤坝抬高加固,否则年年都会因此遭遇损失。
对张正全来说,下雨还会出现一个问题。“虾场到太和场镇并不远,可有一段约1公里长的陡坡土路,一下雨,运虾车根本出不去。”令他欣慰的是,目前当地政府正在考虑硬化这段路。
他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创业
张正全请了十多个当地农民工,虾场闲时,还将他们介绍到其父位于渝北三亚湾海鲜市场的餐馆帮忙。
“张老板人好,随和,一天80—100元的工资,从不拖欠。而且我们每天只工作8小时,超出时间,还另算加班费。”附近农民周纯友说,虾场建起后,他和好几个村民都不再外出打工,到这里挣钱来了。
目前,张正全的虾场每年可产两季,每季虾饲养约3个月就可上市,年产量60多吨,年收入500万元。
“销路不愁,价格也可以,每斤都在35元以上,只是这些虾池一年总有约半年时间闲着。”张正全说如果盖上大棚,安装锅炉加热,冬季也可养虾,就可实现一年3季。但这需要更庞大的资金,张正全不好意思再向父母伸手:“等自己挣了钱,再扩大规模、改善设施吧。还得将父母为我提供的本钱还上。”
“部队生活让我明白了,好生活要凭自己的双手去开创。这两年养虾经历让我了解了农村、明白了挣钱的不易,这或许是我这两年最大的收获吧!”张正全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