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养肉牛 政府作靠山

2010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的李新峰,成为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金家坪村的一名大学生村官。2010年9月,重庆市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户万元增收工程,他开始认真思考该如何帮助他的村民们早日实现万元增收。
正在他不知如何下手时,丰都县农户万元增收规划出台了,县委县政府开展了“打造中国肉牛之乡”的宏伟战略部署,高家镇更是立志打造一艘“恒都肉牛航母”,成为丰都县肉牛发展战略的关键点。县、镇的战略部署,一下子打开了他的思路,他开始着手打造他的“肉牛村”,希望把金家坪村打造成为这艘“肉牛航母”的一条“护卫舰”。
入户动员村民养肉牛
再伟大的蓝图也要一点一点的去实现,全力动员村民“盖牛棚、学牛技、谋牛事”。当时有很多村民并不理解,觉得养牛成本高,不愿意养肉牛。他就一家一家做工作,宣讲政府扶持肉牛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帮助村民办理肉牛养殖政府贴息贷款。
最反对肉牛村建设的是村7组的李练红,因为他家比较困难,养肉牛又没多少本钱,万一出个差错,肉牛生个病啊什么的,他就什么都没有了。李新峰看出了他的难处,拍着胸脯保证:“如果养肉牛失败了,你的3头肉牛我赔你。”当时他的工资不过每月1300多元。就这样,经过一个月的艰难动员,基本完成了肉牛养殖示范村的规模。
引来投资让产销一体
起初,高家镇万源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荣到金家坪村考察千头肉牛场项目建设,对金家坪村的地理条件等并未看好。李新峰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抓住机会,曾3次亲自登门拜访,万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终于决定投资1100万元,占地150亩,在金家坪村建立绿木肉牛养殖有限公司。李新峰还帮助金家坪村成立绿木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在企业发展的同时,帮助当地村民致富,实现公司和农户双赢。
“公司+专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促成了金家坪村牛气冲天。目前,绿木肉牛养殖有限公司年存栏肉牛1500头以上。
合作社让村民共致富
在绿木肉牛专业合作社的带动下,金家坪村肉牛养殖农户达到107户,入社农户86户,通过肉牛养殖,2011年该村85%规划农户提前实现万元增收。2011年在他的帮助下,该村农户李练红参加丰都县首届农户万元增收杯竞赛活动,取得养牛示范户二等奖的好成绩,获得10万元无息贷款奖励。
经过李新峰一年多的努力,金家坪村由原2009年人均收入4330元,增至2011年人均纯收入5492元。通过养殖肉牛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253人。绿木肉牛养殖有限公司和绿木肉牛专业合作社解决农村贫困户、低保户、留守妇女在家门口实现就业45名,人均工资2200元/月以上。

今年6月,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签订。根据协定,中国将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100万头肉牛。这是中澳自贸协定签订后,进口的“第一单”澳牛,也是我国进口屠宰用商品活畜的破冰之旅。

“这个账算得过来。”在重庆市丰都县包鸾镇飞仙洞村的一处牛舍门口,村民张金威跟记者算起了“养牛账”。

重庆市丰都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移民大县,地处三峡库区,也是重庆市的生态涵养发展区。这样的定位之下,如何发展经济,老百姓靠什麽致富?丰都选择了肉牛产业,举全县之力建设“中国肉牛之都”。目前,丰都全县肉牛饲养量已达33万头,还进口了国内首批澳洲屠宰用牛。肉牛产业带动了4.2万多农户,每户年均增收3000元以上,成了县域经济的支撑产业、群众致富的殷实产业。

“全县肉牛疫病控制在国家规定的标准以内。”丰都县政府副县长罗全良说,“农户从外地买回来拧≠,我们的技术人员帮忙防疫,基本都能活下来,尽量不让农户受损。”

这一单澳牛进口只是一个好的开始。沿着这条新开辟的商路,更多的澳牛正在来中国的路上,到2020年,重庆市将力争实现进口肉牛25万头、冰鲜牛肉10万吨。目前,丰都县自身肉牛饲养量已达33万头,肉牛企业已达到35家。

“肉牛产业每一环,几乎都有农户受益。”朱刚泉介绍说,“我们和农户签订了1.5万亩的牧草收购协议,农民一亩牧草收入达到3300元左右。每年20%的架子牛,都是从本地农户手上收购。企业还解决了1200人的就业。”

丰都养肉牛,政府扮演什麽样的角色?

同时,丰都县财政每年编制预算3000万元,专项用于肉牛产业发展。家庭牧场和500头以上规模养殖场,分别可获3万元与100万元基础设施补助。对母牛养殖、牧草种植、环保治理各环节,也分别有所鼓励支持。

产业要发展,科技支撑很重要。丰都建立以国家和重庆市肉牛首席专家为核心、350余名专业技术人才为骨干的肉牛产业技术试验站,争取12个国家级重大课题项目,着力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肉牛新品种。

为了给肉牛产业搭好台,丰都县成立了一个其他地方没有的机构——肉牛办,全称肉牛产业化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抓肉牛产业发展。

“我们两口子,自家能养40多头牛,一年能挣10多万元,比外出打工强多了。”在飞仙洞村,村民张升鱼也尝到了甜头。

“我从小就养牛,但那就是自家养个三两头。2012年畜牧部门的人来村里讲课,讲养牛技术、也动员我们养牛致富。这时候,我才动起了脑筋,想把养牛的事儿做大。”张金威说,“一头牛养一年,赚3000元,为啥不多养呢?”

三成多农户参与,牵着牛奔小康。

丰都人说,“牵着牛儿奔小康”。的确,丰都肉牛产业已经成为重庆市扶贫主导产业。目前,丰都县农户组建了31家股份合作组织、1320多户家庭牧场户、4.2万多农户参与肉牛产业,每户年均增收3000元以上。目前,全县35%以上的农户都参与到肉牛发展中。此外,物流、餐饮、工艺品等下游链条吸纳2000多个劳动力就业。

同时,丰都把最新的肉牛养殖知识技术及时推广到农户家中。为此,丰都县构建了“首席专家+县级科技特派员+乡镇技术员+村社指导员”四级联动的科技服务体系,从根本上保障了肉牛产品安全。

走对路的,不只是张金威一个人。在飞仙洞村,围绕肉牛产业发展的微企超过50户,建成了重庆市第一个微企村。

150头澳大利亚肉牛乘飞机抵达重庆市江北机场,随即转运至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绿木隔离场。定点隔离检疫饲养以后14天之内屠宰完,这批牛肉投放市场,立即销售一空。

一头牛价值几千甚至上万元,是农家最金贵的牲畜,农户能养好吗?疫病风险他们能应对吗?

为了加大畜牧部门对农户肉牛养殖的支持力度,在政府机构改革中,丰都县专门设立了畜牧兽医局,对乡镇畜牧兽医站实行行业直管。320名专业人员到一线开展产地检疫、制定道口检查、隔离观察、春秋两季强制打防疫针等工作,给肉牛安全建立了防护网。

“发展肉牛,离不开政府的帮忙。”张升鱼如数家珍,“水泥路、沼气池、路灯、水库这一切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工商、农委、科委等好多部门来支持的。畜牧部门就更不用说了。”

在丰都,企业和农户“订单种草”,带动了2.3万农户增收。秸秆、果渣、酒糟等作为饲草饲料卖给企业,为丰都县农户每年增收4500万元。

上规模,有技术,打造肉牛全产业链。

搭建平台,做好保障。

“保守算,今年能挣30万元。这钱不留着,明年再投进去。”张金威说,“建微企养肉牛,这条路是走对了。”

“之所以让我们承接澳牛,与我们在规模和技术上的优势分不开。”恒都集团副总经理朱刚泉说,“在高家镇,我们的肉牛育肥场存栏1.6万余头牛,是全亚洲最大的单体养殖场。我们引进了数百名技术人才,建立了自己的技术团队,还和全国畜牧业协会、西南大学等科研机构合作。”

“政府搭台,企业带动,农户参与。”丰都县县长罗成说,“政府的作用,就是搭好平台、搞好服务,做好肉牛养殖产业的‘保姆’。”

“现在我们正在推进江海联运直达,实现后会大力助推澳牛进口。”徐世国说。“明年,我们希望实现全县肉牛饲养量33万头以上,建成肉牛全产业链。肉牛产业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达到20%以上。”

说干就干,当时已经年近六旬的张金威投入了自己所有的养老钱,成立了自己的微企——丰都县致富养殖场。2012年,他养起了20头肉牛,2013年达到40多头,2014年到60多头,今年已经100多头了。

“政府防疫员,打电话随叫随到,比我们自己还上心。”张升鱼给检疫站的全是好评,“教我们养牛技术,比如给肉牛听音乐、做按摩,这些我们自己哪里能学到?防疫检疫、繁殖授精,学不会的技术活儿也都有他们来帮忙。而且,这些全都免费。”

“我们国家耕地金贵,养牛的地没那麽多,所以我们才直接从澳洲进口肉牛,填补国内牛肉市场的空白。”丰都县委书记徐世国介绍,“我们发展肉牛产业,要把农户参与和收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带动更多农户增收致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