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778.com生态畜牧业建设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今年甘孜州的牦牛肉供不应求,价格持续上涨;但另一方面,当地生态环境的承载量有限,养殖规模也不能盲目扩大。面对这个矛盾,甘孜州如何有效解决?记者再次深入调查。
按照常理,在市场需求不断增大情况下,扩大生产就能获得更多利益。但是,甘孜州的牦牛产业发展却不能走这样的路子,核心原因是牦牛与生态的平衡关系。“过去就是因为草场超畜等问题,导致草原大面积退化。”甘孜州畜科所相关人员介绍,甘孜州草场面积1.42亿亩,占全省草地总面积的46.5%,截至2010年底,甘孜“过度放牧”525万羊单位,草畜不平衡问题突出。
甘孜州是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为解决草原退化等难题,甘孜州开始加大草场减畜工作,通过对牧民的草场生态补助,确保草原能够减牛还绿。
那又怎么增加牧民收入呢?州里实施了旅游全域化发展战略,希望通过发展生态旅游产业,让更多的群众投入旅游、运输等产业中,进而使该州草原的减畜工作顺利展开。
“2011年全州已经减畜195.6万羊单位。”甘孜州畜牧局郭键说,预计今年内甘孜州初步实现草畜动态平衡。
尽管牦牛数量开始下降,但当地牧民收益“不降反升”。“政府要给我家的草场一年6013元的补贴,而且现在牦牛也越来越值钱了。”炉霍县下罗科马乡牧民拥洛说,他们家的牦牛由于退牧还草后草料充足,比过去都长得壮,出肉率提高了许多,“现在每头牦牛能够比过去多卖1000元左右。”
但专家认为,减畜后赢了生态大账,就难以短期内解决供不应求的问题。选育良种:高产小牛需等五六年上市
面对牦牛肉价格不断攀升的情况,一些市民有了议论:“牦牛肉价格高了,物价部门咋不调节呢?”
当地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牛肉价格本应由市场自行调节,物价部门不能干预。”
甘孜州已初步制定《加快发展高原特色现代农牧业实施方案》。计划到2015年,力争新建规模在2000头以上的牦牛标准化养殖小区6个,标准化肉牛养殖小区1个,全州年出栏牦牛达到40万头。
甘孜州畜牧站站长张洪波说,只有通过牦牛选育,提高牦牛个体品质,以减少死亡量,提高个体出肉率,最终实现供应量上的增长。畜牧部门已组织专家对种牦牛场和养殖大户的牦牛种公牛进行鉴定,国家补贴每头2000元,将优质合格的牦牛种公牛提供给养殖户配种,确保繁育质量。
据了解,甘孜州选取有“世界最大牦牛”之称的九龙牦牛和优质麦洼牦牛作为良种补贴的主要种公牛。近两年每年补贴牦牛种公牛1600头。“短期内还不能看到成果。”张洪波说,良种补贴的成果要在配育成功的母牛的后代身上才能看到,而牦牛生长周期最少要五年,所以要等到第一批小牦牛长大,五六年后上市,才会见成效。
“增强牦牛自身产量,强化畜草供应,减少因灾损失,扩大产业链条。”这是甘孜州畜科所专家的建议。

特别是,在2008年我省提出加快推进牧区生态畜牧业建设的重大决策部署,以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为前提,以科学合理利用草地资源为基础,以建立草畜平衡机制为手段,以组建牧民合作经济组织为切入点,以转变生产经营方式为核心,以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和牧业增效、牧民增收为目标,坚持分流牧业人口与减畜相结合,加快推进现代畜牧业建设,从体制机制上闯出一条符合我省实际的生态畜牧业发展路子。

中广网库尔勒7月28日消息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今天启动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全州1578万亩草原实行禁牧补助,占全疆禁牧面积十分之一。
这次实行禁牧补助的1578万亩草原中,严重退化和风沙源区禁牧面积达1253万亩,天然草原退牧还草工程区禁牧面积310万亩,每亩禁牧补助标准为5.5元。重要水源地和草原保护区禁牧面积15万亩,每亩禁牧补助标准为50元。
除了实行禁牧补助和草畜平衡奖励外,还按照每年每亩10元的标准,实施人工种植牧草良种补贴;按照每年每户补贴500元的标准,对牧民生产所用的柴油、饲草料等生产资料给予补贴;在对肉牛和绵羊进行良种补贴的基础上,将牦牛、褐牛和山羊纳入补贴范围,山羊每只补贴800元、牦牛、褐牛每头补贴2000元。
巴副州长马成要求各县市、各部门要坚定不移地推进草原家庭承包经营制度落实,确保8月底前完成草场承包证的换发工作。要细化禁牧和草畜平衡任务,努力做到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肉、减畜不减收。

这是有史以来在牧区进行的一次调结构、转方式的重大变革,集中起来,就是通过发展生态畜牧业着力解决传统畜牧业经营方式落后、组织化程度不高、发展方式单一、人畜矛盾难以协调等一系列突出问题,努力实现分散经营向规模化生产、集约化经营、专业化管理、产业化发展的转变。

从2008年至今,全省天然草场核减超载牲畜456万羊单位,基本实现草畜平衡。绝大多数合作社实现“两减”“两增”的目的。以2011年新建的300个合作社为例,入社牧民人均收入达到5102元,新增679元,较上年增长15.4%,比全省农牧民人均收入高494元。

在这场变革中,各地结合本地特点和自身实际,探索出了股份合作制、联户制、大户制、代牧制等经济合作组织形式,创造出了种草养畜型、减畜禁牧型、转产转业型、资源经营型、基地辐射型、能人带动型、三产主导型等适合当地条件的畜牧业发展模式。例如:海南藏族自治州塘格木镇更尕村生态合作社针对草原沙化严重,自然条件和草原生态环境恶劣的实际情况,在现有畜牧业经济发展思路的基础上,结合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机制政策,探索发展沙漠经济,形成了发展多种经营为主的生态畜牧业建设模式;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梅陇村生态畜牧合作社不断调整和优化畜群结构,加大非生产畜出栏力度,大力实施草原灭鼠治虫、牧道治理和草原补播工程,草原生态环境明显好转。

在采访生态畜牧业建设之前,记者始终有一个疑问,牧区实施草原生态奖补机制后,草场小了,牲畜少了,如何保证市场需求?在采访中,当记者向省农牧厅负责人提出这个问题时,他说,这个问题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具体说,就是在生态畜牧业建设中,我省按照“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产,减畜不减收”的原则,结合各地区的优势实施优势互补和产业结构调整,在科学地分析了农区和半农半牧区资源承载能力的基础上,全面推进“牧减农补”战略,目前海东地区已具有饲养3000多万头只牛羊的适度规模的草食区,民和玉米种植面积由过去的1000亩扩大到30万亩,为“牧减农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草原生态环境恶化,牧区人口不断增长,牲畜数量成倍增长,使青海省草原退化、恶化、沙化日益严重。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省4.74亿亩可利用草原十多年间每年平均以十多万亩的速度退化,这种状况如再持续,将来青海的牛羊吃什么,牧民如何生活?

面对一系列尖锐矛盾和问题,在2007年,省委、省政府提出“生态立省”战略,陆续启动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工程、天然林保护、长江黄河源区水土保持、沙化土地治理、退耕造林种草、荒山造林种草、治理水土流失等举措,经过多年努力,全省生态系统功能明显恢复。为了缓解草畜矛盾,省政府推出“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禁牧草场2.45亿亩,对退化草场实行禁牧补助,对禁牧区以外的可利用草原实施草畜平衡奖励、对牧区、半牧区人工种草实施牧草良种补贴,对牧户实行生产资料综合补贴。并结合游牧民定居工程,使2.7万牧民从草原搬迁到城镇,减轻草场压力,使草畜平衡矛盾得到有效缓解。

在科技的有效支撑下,2011年牧区推广牦牛种公牛5000头、绵羊种公羊1.4万只、山羊种公羊0.2万只;牦牛选育面扩大到25.15万头、藏羊选育面扩大到52.5万只,半细毛羊巩固面扩大到95万只,绒山羊改良面达到58万只。通过调整、重组和优化畜群结构,全省还组建了8个牦牛种牛场、8个藏羊种羊场、7个半细毛羊种羊场、2个绒山羊种羊场,年提供优良种畜2.2万头只。

采访中,省农牧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今后两年中,全省将以开展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能力建设为核心,推进草场规范合理流转,牲畜高效合理生产经营,提高资源优化配置水平。同时将生态畜牧业合作社建设延伸至牧区412个半农半牧村和352个有草地畜牧业生产的农业村,实现生态畜牧业建设牧区全覆盖。届时,通过调结构、转方式,全省将走上一条基本实现保护草原生态与牧业持续增产和牧民有效增收的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路。

从2008年开始,按照集约化、规模化、生态化的发展要求,我省开始选择7个村进行生态畜牧业试点,由此第一家牧区生态畜牧业经济合作组织诞生。到2010年在全省牧区推广,截至2012年,全省生态畜牧业经济合作组织已覆盖牧区883个纯牧业村,入社牧户11.46万户,流转草场1.95亿亩,整合牲畜837.5万头。基本实现了牧区、牧业、牧民三者协调发展,凸现了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双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