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垃圾场时隔2月再被查:非法倾倒近18吨危险废物

一垃圾场时隔2月再被查:非法倾倒近18吨危险废物。眼见事情败露,这伙人只好如实交代:这些危险废物均来自海盐一家物资回收公司,老板姓魏,45岁,福建人。

还没等村民反应过来,只见挖掘机迅速就位,自顾自地挖起了大坑。不久后,那3辆大车好像有点等不及了,直接开到挖掘机的旁边倾倒起车斗中的东西,随之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围观的村民傻了眼:车里竟全是沾满油污的脏垃圾!

小月亮湾垃圾堆存场位于哈尔滨市松北区松浦镇松花江村和东方红村交界处,距离松花江沿岸约1公里,自2006年投用以来,已累计堆存垃圾约20万立方米。

为应对督察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款之规定: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将被处以刑事拘留的处罚。目前,魏某、朱某、吴某、徐某、王某等8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3月7日下午,3辆大车、1台挖掘机排着队浩浩荡荡地驶进了位于海盐县通元镇雪水港村的一个拆迁工地。“他们要干嘛?”这阵势引起了周边村民的注意。据悉,这片工地曾是住宅区,农户拆迁后被夷为平地,按照规划这里将被复垦为耕地。

记者8日来到小月亮湾垃圾堆存场时看到,哈尔滨市环保局正在对这些油桶里的疑似化学品进行检测。同时记者看到,在吕钢屯废机油储存场,存有357个废油桶,经环保部门核查,其中112个油桶装有废机油等危险废物并含大量油污泥,泄漏的黑色油液已经严重污染了周边土地。目前,黑龙江省环保厅已经对所有油桶进行封存,等待下一步转运处理。

图片 1

中新网嘉兴4月7日电废线路板、废石棉、废机油滤芯器、废油布……这些都是被定义为危险废物的垃圾。为避免污染环境,其保管、运输和处置均应严格遵守环保法规的相关规定,但近日浙江省海盐县却有一伙人企图将30多吨危险废物随意倾倒在农村拆迁工地上进行掩埋,所幸被及时发现并制止,7日,记者从海盐县公安局获悉,截至发稿前,魏某、朱某、吴某、徐某、王某等8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执法人员也在今天再次来到那个倾倒机油的地点查看,发现含油的废物已经清理了一部分。黑龙江省环境监察总队总队长赵振伟表示,从表面看,废机油滤已经全部清理走了,但是场区还留下了含油的污泥和含油垃圾,环境监察总队下一步将责成哈尔滨市的环保部门对这个现场进行进一步的清理,彻底消除环境隐患。

土坑渗水漂浮油污,地下水已被污染

中新网嘉兴4月7日电废线路板、废石棉、废机油滤芯器、废油布……这些都是被定义为危险废物的垃圾。为避免污染环境,其保管、运输和处置均应严格遵守…

接警后,海盐县公安局通元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制止。“当时已有两辆车完成倾倒工作,准备离开,还有一辆车正在倾倒。工地上已经堆起了小山一样的垃圾堆,臭味刺鼻。”民警张鹍说。

实际上,在今年4月份,黑龙江省环保部门在进行一季度专项督察行动中,曾经查处了哈尔滨市松北区的这个垃圾场,原因是垃圾没有经过处置就乱堆乱放。而在近期的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行动中,督察组发现这个垃圾场还存在着更严重的问题。

督察人员让挖掘机挖开部分油泥地块,发现废油已层层渗透至土壤之中。一些土坑渗出的地下水浮着厚厚的黄褐色油污,地下水显然已被严重污染。督察人员目测,此处距离长江水线直线距离只有600米左右。

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线路板、废石棉属于危险废物;含油抹布和油泥沾染了有毒物质石油溶剂,具有有毒性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固体废物混合,混合后的废物也属于危险废物。危险废物不易被土壤分解,其中含有的有害成分会转入大气、水体和土壤,参与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具有潜在的长期的危害性,处理处置不当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工地被当成危废掩埋场

6月4日,中央环保督查组在现场突击检查发现,该垃圾堆存场无防渗设施,现场环境恶劣,场内还非法倾倒101个装有废机油等危险废物的油桶,部分油桶已泄漏,严重污染了周边土地,部分油桶与生活垃圾混存,有的已随生活垃圾掩埋。黑龙江省环境监察总队总队长赵振伟介绍,大概一个桶装的物品是180公斤,101个桶就是将近18吨,根据环境污染犯罪的入刑标准,非法倾倒危险废物超过3吨就涉嫌环境污染犯罪,超过18吨已经远远超过入刑标准。

督察人员对周边检查时还发现,一些油泥在收集后被弃置在厂区西侧农灌渠边,渠水已被油污污染。

工人们拆解、分拣的工作量越来越大,由此产生的危险废物也就越来越多。日积月累,看着成山的垃圾堆,魏某发了愁。这些垃圾均属于危险废物,根据环保部门有关规定,危险废物需交由有资质的公司进行处理,其处理价格在每吨2000元至3000元。而魏某的垃圾堆少说也有30吨,要全部按规定处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思来想去,魏某悄悄找到朱某商讨对策。

眼见事情败露,这伙人只好如实交代:这些危险废物均来自海盐一家物资回收公司,老板姓魏,45岁,福建人。

在这次专项行动中,执法人员又在周边发现了一处倾倒机油的地点,一辆装满油桶的货车正准备在这里卸油,货车没有任何危险废物处理的相关资质和手续。经调查,货车车主在周边城市修车厂收集机油,每天在该地点倾倒三、四桶左右的机油。

弃置的危险废物长期无人问津

3月7日下午,3辆大车、1台挖掘机排着队浩浩荡荡地驶进了位于海盐县通元镇雪水港村的一个拆迁工地。“他们要干嘛?”这阵势引起了周边村民的注意。据悉,这片工地曾是住宅区,农户拆迁后被夷为平地,按照规划这里将被复垦为耕地。

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线路板、废石棉属于危险废物;含油抹布和油泥沾染了有毒物质石油溶剂,具有有毒性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固体废物混合,混合后的废物也属于危险废物。危险废物不易被土壤分解,其中含有的有害成分会转入大气、水体和土壤,参与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具有潜在的长期的危害性,处理处置不当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中央环保督察组:对环境违法、失职失责行为一查到底

厂区地面上的废油渣

“这里又不是垃圾填埋场,为什么要把这么多垃圾倒在这?”“以后这里要复垦的,倒上这么多垃圾怎么种地?”“这些垃圾会污染土壤和水的,不利于身体健康。”村民们七嘴八舌,越说越怒,果断报警。

经环保部门查勘,魏某等人倾倒的垃圾现场共计20余吨,还有10余吨正在运输途中。这些垃圾主要为工业回收垃圾拆解废弃物,其中废线路板、废机油滤芯器、废石棉、含油抹布、油泥等危险废物共计8吨多。

​环境监察总队:非法倾倒近18吨危险废物远超入刑标准

沪江废油净化厂被取缔拆除后,这家相隔仅10米,同样堆放大量危险废物、无任何环保手续、存在严重环境安全隐患的福林燃料油经营部却至今无人问津。

经环保部门查勘,魏某等人倾倒的垃圾现场共计20余吨,还有10余吨正在运输途中。这些垃圾主要为工业回收垃圾拆解废弃物,其中废线路板、废机油滤芯器、废石棉、含油抹布、油泥等危险废物共计8吨多。

朱某平日里做个体拆房生意,经常将工地上拆来的钢筋卖给魏某,因此两人关系较好。得知魏某的苦恼后,朱某一拍脑袋,想出个馊主意:“干脆把这些垃圾倒在我正在拆迁的工地上吧,到时候埋起来没人知道。”魏某当即同意。

​废油泄漏可能污染周边土地,彻底消除隐患有难度

图片 2

还没等村民反应过来,只见挖掘机迅速就位,自顾自地挖起了大坑。不久后,那3辆大车好像有点等不及了,直接开到挖掘机的旁边倾倒起车斗中的东西,随之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围观的村民傻了眼:车里竟全是沾满油污的脏垃圾!

随后,朱某托吴某帮忙联系了5名司机,于3月7日一起到魏某所在的公司装运垃圾。当天下午,3辆装满垃圾的运输车率先出发,没想到刚开始倾倒就被逮了个正着,“还有2辆车在路上。”魏某沮丧地说。

​执法人员还在突击检查中发现,小月亮湾垃圾堆存场附近有一个废桶收购站,存有357个废油桶,其中112个油桶装有废机油等危险废物,其余245个为空桶,存在非法收集、收购危险废物等问题。黑龙江省环境监察局办公室主任
田源博表示,经初步核实,废机油桶大概有357桶,其中有100多桶是满的。目前省环境监察局已经跟公安机关对这个问题联合进行调查,下一步将会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严肃查处。

图片 3

朱某平日里做个体拆房生意,经常将工地上拆来的钢筋卖给魏某,因此两人关系较好。得知魏某的苦恼后,朱某一拍脑袋,想出个馊主意:“干脆把这些垃圾倒在我正在拆迁的工地上吧,到时候埋起来没人知道。”魏某当即同意。

工人们拆解、分拣的工作量越来越大,由此产生的危险废物也就越来越多。日积月累,看着成山的垃圾堆,魏某发了愁。这些垃圾均属于危险废物,根据环保部门有关规定,危险废物需交由有资质的公司进行处理,其处理价格在每吨2000元至3000元。而魏某的垃圾堆少说也有30吨,要全部按规定处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思来想去,魏某悄悄找到朱某商讨对策。

图片 4

为应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2018年5月,如皋市长江镇再次委托有资质单位对储罐进行拆除清理,先后清理残油83.99吨。但对于罐底遗存的废油渣、厂区残存的油泥和含油废弃物等其他危险废物以及被污染的土壤,没有进行规范处理,直接采用覆土填平的措施非法处置,性质恶劣。

魏某的物资回收公司有个重要业务项目,收购废旧的摩托车和汽车,近年来随着汽车更新换代加快,魏某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一般是通过将车辆拆解后变卖钢材获取利益。”魏某说。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款之规定: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将被处以刑事拘留的处罚。目前,魏某、朱某、吴某、徐某、王某等8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从5月30号开始,中央环保督察组陆续进驻黑龙江等10个省份,开展“回头看”督察进驻。近日,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对哈尔滨市的一处垃圾堆存场开展突击检查中,发现该垃圾堆存场存在非法大量倾倒危险废物等问题。

6月13日,督察人员再次来到现场,看到沪江废油净化厂厂区已用警戒线圈围,挖掘机挖开部分地块,很快有废油从土地缝隙中缓缓流出。

随后,朱某托吴某帮忙联系了5名司机,于3月7日一起到魏某所在的公司装运垃圾。当天下午,3辆装满垃圾的运输车率先出发,没想到刚开始倾倒就被逮了个正着,“还有2辆车在路上。”魏某沮丧地说。

中新网嘉兴4月7日电废线路板、废石棉、废机油滤芯器、废油布……这些都是被定义为危险废物的垃圾。为避免污染环境,其保管、运输和处置均应严格遵守环保法规的相关规定,但近日浙江省海盐县却有一伙人企图将30多吨危险废物随意倾倒在农村拆迁工地上进行掩埋,所幸被及时发现并制止,7日,记者从海盐县公安局获悉,截至发稿前,魏某、朱某、吴某、徐某、王某等8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黑龙江省环保厅一位随行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油桶长期未经处理随意堆放,可能会对周边的土地带来一定污染。他说,这个油桶是用来装车辆使用的废机油等,因为油有泄露,可能会对周边的土地产生影响,如果下雨,污染还会进一步的蔓延。

5立方米左右的铁皮箱内装满废油

接警后,海盐县公安局通元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制止。“当时已有两辆车完成倾倒工作,准备离开,还有一辆车正在倾倒。工地上已经堆起了小山一样的垃圾堆,臭味刺鼻。”民警张鹍说。

魏某的物资回收公司有个重要业务项目,收购废旧的摩托车和汽车,近年来随着汽车更新换代加快,魏某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一般是通过将车辆拆解后变卖钢材获取利益。”魏某说。

记者:管昕、迟嵩

2018年6月12日,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督察发现,挖掘机正在对沪江废油净化厂地面进行覆土平整,挖掘机作业过程中,两位身着城管制服的当地工作人员一直现场值守。现场督察时,地面基本铺盖好一层黄土,但仍可见到残留的废油渣、沾满废油的废弃物和油泥土块,整个场地散发着浓重的废油气味。

金钱与环境的较量

记者了解到,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将跟踪地方调查处理情况,要求地方坚决查处、彻底整改,对环境违法行为,以及失职失责问题一查到底,依法依纪严肃处理。截至6月7日,黑龙江省共接收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移交信访问题线索7批次,共510件,其中重点信访问题线索145件。

图片 5

“这里又不是垃圾填埋场,为什么要把这么多垃圾倒在这?”“以后这里要复垦的,倒上这么多垃圾怎么种地?”“这些垃圾会污染土壤和水的,不利于身体健康。”村民们七嘴八舌,越说越怒,果断报警。

哈尔滨市环保、公安、检察3部门于5日召开案情分析联席会议,在梳理证据和线索基础上商定下步侦办方向。目前,环保、公安部门,市、区两级政府正在进一步加大排查力度,合力摸排危险废物的来源和转移去向,确保彻底摧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的利益链条。

2017年5月,南通市委下发《关于整治2017年突出环境问题的通知》,要求如皋市于2017年6月30日前将沪江废油净化厂依法关闭。2017年7月,如皋市长江镇才委托有资质单位启动并完成该企业生产设备及厂房的拆卸工作。当年10月,如皋市提交《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情况表》,声称沪江废油净化厂举报问题整改已完成,企业已关闭、生产设备已拆除,场地已清理。但实际上该企业仍有33个存有废油的储油罐及残存的危险废物,长期弃置,没有处置。厂区清理工作没有开展,以致这次“回头看”时,当地仍在违法掩埋该企业尚未处置的危险废物及受污染土壤。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废危险化学品、废机油桶、含油污泥均属于危险废物,违法倾倒危险废物行为涉嫌构成环境污染犯罪。从事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经营活动的单位,必须向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许可证。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督察组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江苏南通如皋市长江镇永平船闸附近有一家土炼油(炼废柴油、废机油企业),废气污染严重,要求取缔到位。经查,该土炼油为如皋市沪江废油净化厂,占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1998年开始生产,年产0号柴油1300吨,未取得环保验收手续。

挖掘机在厂区污染土地上覆土

针对南通如皋市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不力,违法掩埋危险废物等问题,督察组还将进一步调查,并要求江苏省有关方面依法依规查处到位。

图片 6

中新网6月15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在江苏南通如皋市发现,位于长江岸边的沪江废油净化厂和福林燃料油经营部堆积大量危险废物,部分危险废物随意抛洒、露天堆存,甚至被掩埋地下,地表水、土壤和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并对长江水环境安全带来隐患。

附近的农灌渠已被油污污染

在督察组严格要求和督办下,
6月12日晚,如皋市连夜在现场清理出废油残渣0.756吨,油土约20吨左右。目前,现场清理工作还在进行中。

部分废油渣露天堆存,环境隐患突出

图片 7

土炼油迟迟不能取缔

当时现场检查时,该企业没有生产,当地环保等有关部门要求该企业在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前不得恢复生产,并按涉嫌污染环境罪问题先后移送当地公安机关和海安县法院。但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该企业在环保督察结束后不久即偷偷复产,还于2016年11月发生溢油事故,造成新的污染。

在沪江废油净化厂西侧,还有一家名叫福林燃料油经营部的小工厂,工厂虽早已停产,但厂区内堆满了危险废物。督察人员现场勘察发现,厂区内露天零散堆放了40多个废油桶和7个吨桶,桶内存有残油和其他危险废物。一个5立方米左右的铁皮箱内装满废油,硬化的地面破损且已被污染。一个吨桶已经破损,有焦油状物质流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让人无法靠近。在厂区的仓库内,还堆有大量危险废物。

厂区内堆放的废弃油桶

图片 8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