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粮食“八连增”有利稳国际粮价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国际大宗农产品市场震荡,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泰国遭受特大洪灾可能推高全球米价,以及亚洲多国面临通胀隐忧等情况下,中国成为稳定国际粮食市场的重要因素。

农业部调查及主要产粮大省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全年粮食总产量有望突破1.1万亿斤,实现连续八年增产已成定局,单产和总产都将再创历史新高。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国际大宗农产品市场震荡、泰国遭受特大洪灾可能推高全球米价,以及亚洲多国面临通胀隐忧等情况下,中国成为稳定国际粮食市场的重要因素。
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指出,中国再次实现粮食增产不仅对缓解国内通胀压力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将为促进全球粮食市场平稳作出贡献。
近两个月来,受夏粮和秋粮丰收利好消息影响,中国主要粮食品种价格均保持稳定。水稻价格变化不大。小麦在上市之初走高突破1元/斤,但不久即稳定回落在1元/斤以下水平。玉米价格也逐渐企稳。与此同时,9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1%,涨幅已连续两个月小幅回落。
粮食丰收是粮价稳定的基础,而粮价是物价的基础。今后几个月,中国通胀形势可能缓解,CPI高点已经过去,涨幅将呈逐步回落之势。庄健说。
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分析说,未来一段时间,国内粮价由于成本增加,还会温和上涨,但是上涨空间非常有限。
从国际上看,今年以来,国际粮价持续走高,全球粮食危机风险逐渐浮现。世界银行11月1日发表的最新一期粮食价格展望报告指出,泰国及其周边产米国家最近发生的严重洪灾将在短期内给粮食市场带来不确定性。与此同时,非洲之角的粮食危机仍在继续。在中期内,全球粮价还将持续波动,这对贫穷国家造成的影响最大,给全球经济也带来了更多的负面影响。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出警告说,大宗商品市场的震荡格局导致未来粮食安全前景堪忧。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作为世界人口最大的国家,粮食供给和储备出现良好状况,并不断增加海外粮食援助力度,将为缓解粮价压力,平稳国际市场起到积极作用。

夏粮收购价格上涨 专家称不会增加通胀压力

85661″>

在中部农业大省安徽,秋粮收割已经完成。农业部门的统计显示,今年该省秋粮丰产增收,总产可达376亿斤,加上今年安徽夏粮总产创下244.8亿斤的历史最高产,全年粮食总产将完成620亿斤的目标,实现“八连增”。

发布时间:2010-07-06 | 编辑:马红雨 | 来源:证券日报

国家统计局网站上一则关于今年全国夏粮产量数据的公告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和热议。根据对夏粮主产区抽样调查和非主产区统计,2010年全国夏粮总产量为12310万吨(2462亿斤),比上年减少39万吨(8亿斤),减少0.3%。

河南省农业厅通报说,2011年河南全省秋粮播种面积比上年略有增加,秋粮丰收已成定局,全年粮食有望实现“九连增”。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夏粮在丰收的同时增收态势首度逆转,引起了是否会给CPI带来更大压力的担忧。业界专家对此普遍认为,我国夏粮此前连续6年丰产,基数较高,尽管今年小幅减产,但仍处于历史高位。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推高通胀的预期,但是不会给CPI带来很大影响。

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指出,中国再次实现粮食增产不仅对缓解国内通胀压力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将为促进全球粮食市场平稳作出贡献。

粮食牵动着亿万百姓的心,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粮食价格上涨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不过受访专家认为,夏粮收购价格上涨不会增加通胀压力。

而且,我国粮食实行最低收购价和储备调控制度,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丁声俊认为,国家对稻谷、小麦、玉米这三大粮食品种掌握着大量库存。尽管夏收开秤后部分地区出现了抢购潮和农民惜售现象,但此前连续6年丰收的全年粮食总产量给我国带来了充裕的库存,对于粮食价格完全可以通过市场调控来达到供求基本平衡。

稻谷、小麦、玉米是中国粮食产量的主要品种,占整个粮食的80%以上,份额最大的是秋收的稻谷。自2010年以来,中国主要粮食品种的市场价格上涨幅度较快,其中小麦价格一度上涨至历史最高点。

近日根据农业部农情调度,今年夏粮总产将超过2460亿斤,接近上年同期水平的2467亿斤,夏粮丰收已成定局。但这仅仅7亿斤的差距,意味着中国夏粮连续6年增产的态势戛然而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地也传来因预期粮食后市看涨,导致部分地区的夏粮收购价格上涨,甚至出现抢购夏粮的现象。

值得强调的是,尽管今年夏粮总产量小幅减少,但占全国夏粮产量90%以上的小麦产量仍保持继续增加势头,全国夏收小麦产量超过上年。在西南地区出现特大干旱和小麦主产区持续低温等灾害性气候下,夏粮丰收的果实依然是沉甸甸的。而夏粮在我国粮食总产量所占比重约为21%至23%,远不及秋粮所占比重,今年粮食是否出现丰收还得看秋粮这一大头。

粮食价格屡创新高,推动了CPI上涨。资料显示,在本轮物价上涨过程中,食品类价格是主导物价走势的关键因素。2011年1至8月,CPI上涨5.6%,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2.3%。

“今年春季,西南5省区旱灾以及近期南方暴雨水灾等因素,造成粮食减产,价格上涨,后市依然有涨价的预期。”一位个体粮商面带喜色地对记者表示。

管理好通胀预期是今年宏观调控的目标之一。夏粮的丰收无疑为宏观调控和稳定通胀预期减轻了很大压力。

近两个月来,受夏粮和秋粮丰收利好消息影响,中国主要粮食品种价格均保持稳定。水稻价格与往年相比变化不大。小麦在上市之初走高突破1元/斤,但不久即稳定回落在1元/斤以下水平。玉米价格也逐渐企稳。与此同时,9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1%,涨幅已连续两个月小幅回落。

“所谓夏粮,是指夏季收获的粮食,其品种主要包括小麦与早稻。其主产区基本未受今年洪涝灾害的影响。”华泰联合证券分析师张晶指出。粮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粮食价格牵一发而动全身。粮食收购连接生产和流通领域,收购价格不仅影响种粮农民收入和种粮积极性,也影响生产、流通、消费环节的中端价格。

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农产品价格成为了今年CPI上升和宏观调控的最大隐忧,在大蒜、绿豆等农产品不断上演涨价接力赛的时候,保持粮食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农产品价格稳定,能从源头上抑制物价上涨,缓解通胀压力,对于下半年的宏观调控具有全局性意义。

“粮食丰收是粮价稳定的基础,而粮价是物价的基础。今后几个月,中国通胀形势可能缓解,CPI高点已经过去,涨幅将呈逐步回落之势。”庄健说。

按照国家统计局现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编制方法,CPI产品构成共包括食品、烟酒及用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及个人用品、交通和通信、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居住等八大类。其中,食品权重约为33%,具体包括粮食、肉禽及其制品、蛋、水产品、鲜菜和鲜果等农产品。

业界人士表示,这一轮农产品涨价的特点是,多个品种散点开花,从涨幅最为离谱的大蒜、绿豆开始,在农产品中,还有花椒、辣椒,在药材中有三七和金银花。而之所以物价没有全面上涨,是因为作为百价之基的粮价处于稳定,目前涨价的农产品属于小宗商品,对通胀预期尚未构成实质性的影响。而由粮食制成的食品在CPI中占第一大权重,粮价的波动对下游消费品价格和CPI指数影响很大。因此,保持粮食价格稳定是缓解通胀压力的前提和手段。

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也分析说,未来一段时间,国内粮食价格由于成本增加,还会温和地上涨,但是上涨的空间非常有限。

进入2010年以后,CPI逐步上行,5月份CPI更是达到了3.1%,通货膨胀已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在西方经济学中,CPI的确是衡量和判别通货膨胀的重要指标,西方国家一般以CPI连续上行6个月且超过3%为判别通货膨胀的尺度。

事实上,当前通胀管理形势不容乐观,5月份CPI同比增长3.1%,已超过3%这一全年的预期目标,同时PPI也在高位运行,表明物价上升的压力加大。在这种形势下,夏粮丰收带来米袋子的饱满,为维持下游食品价格的稳定、抑制通胀压力提供了基础和空间。

从国际上看,今年以来,国际粮食价格持续走高,全球粮食危机风险逐渐浮现。据联合国网站报道,世界银行11月1日发表的最新一期“粮食价格展望”报告表明,尽管全球粮食价格指数比今年2月的最高点下降了5%,但比去年9月的价格增加了19%,其中谷物价格上涨了30%,玉米上涨43%。

“应用计量经济学中的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方法对农产品价格与CPI的因果关系研究发现,食品价格上涨并不是CPI上涨的主要动因,对非食品价格的影响也不大;CPI变化的主要动因是非食品价格变化,非食品价格对CPI和食品价格的影响十分显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仇焕广认为。根据他的测算,粮食价格每上涨1%会使CPI上涨0.30%,其中稻谷、小麦、玉米每上涨1%分别会使CPI上涨0.09%,0.09%和0.12%。反之,非农产品价格变化每推动CPI上涨1%会使稻谷、小麦和玉米价格分别上涨2.0%,1.94%和3.2%。基于2000年来月度数据的实证研究表明,农产品价格变动与CPI互为影响,农产品价格并不是CPI变动的主要动因,非食品价格对CPI和农产品价格的影响显着。

不过,尽管我国粮食连年丰产,库存充裕,但由于近年来粮食消费需求的加大,潜在的粮食安全隐患也不小。据统计,我国每年消费的谷物占到世界的五分之一,近些年粮食进口量不断增加。据海关统计,今年1月至5月份,我国稻米、大豆进口量同比分别增长41.4%和12.8%;玉米、小麦分别是去年同期的8.6倍和2倍。

报告指出,泰国及其周边产米国家最近发生的严重洪灾将在短期内给粮食市场带来不确定性。与此同时,非洲之角的粮食危机仍在继续。在中期内,全球粮价还将持续波动,这对贫穷国家造成的影响最大,给全球经济也带来了更多的负面影响。

“物价上涨不一定就是通胀,而且从1998年以来中国经济就没有发生过通货膨胀。1998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曾经发生过两次的物价上涨,一次是2004年,一次是2007年—2008年,这两次的物价上涨都是由农产品短缺所造成的,前面一次是粮食价格,后面一次是猪肉价格。”在日前由对外经贸大学EMBA中心主办的“2010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暨“2010年校友联谊日”活动上,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表示。在他看来,这都不是通胀,通货膨胀的含义是指由于货币发行过多导致物价普遍上涨,不是某一种产品价格的上涨。

虽然增加进口可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国内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但是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联动也带来了潜在的输入式通货膨胀的压力。从2008年出现国际粮荒甚至在一些国家引发粮食危机到今年国际粮价的疲软,国际粮价近几年大幅波动,也加大了国内粮食价格管理的压力。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出警告说,大宗商品市场的震荡格局导致未来粮食安全前景堪忧。

“1996年中国粮价达到历史最高点,每100斤84块钱,到了2003年第四季度夏粮收成的时候,粮食价格开始转为正增长,在此之前都是负增长,一直到今天粮价都没有达到84块钱。十几年过去了,农产品的生产资料价格涨了多少?”王国刚分析。

今年以来,资源税制改革、能源价格的上升以及各省市纷纷加薪,使得很多行业要素成本和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通胀预期有加大的趋势。显然,在这些原因造成宏观调控和通胀管理复杂性加大的形势下,粮食安全、粮价稳定紧绷之弦决不能放松。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作为世界人口最大的国家,粮食供给和储备出现良好状况,并不断增加海外粮食援助力度,将为缓解粮价压力,平稳国际市场起到积极作用。

“粮食价格上涨,使农民从种田中得到了更多利润,带动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最终导致粮食库存问题将有所缓解,毫无疑问,处于高位的粮食必将有所回落。这样才能使粮食价格处于一个好的基本面。”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张佑林指出。

但是,旱灾和涝灾的相继发生、极端天气的增多以及农田水利设施的薄弱、耕地减少等刚性因素对粮食生产的制约日益凸显。统计局数据显示,2010
年全国夏粮单产每公顷4489.3公斤,比上年减少20.4公斤,主要原因就是云南、贵州等受旱灾较重的省份夏粮单产下降较多,因单产下降减产粮食56万吨。同时南方的洪涝灾害也给秋粮生产带来压力。

另外,近些年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成本的上升远远大于粮食价格的上涨幅度,种粮比较效益降低造成很多农民改种经济作物,粮食价格上涨的压力客观存在。

有业界专家认为,保持粮食丰产、稳定粮食价格,关键在于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落实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而针对当前部分产粮区农民预期小麦价格上涨而惜售的状况,需要加强价格跟踪和完善价格信息披露,最重要的是让农民掌握这些信息,对市场行情心中有数,防止粮价因炒作而大起大落,损害农民利益。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