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农家乐白鹭成招牌菜被查 老板称杀鸟为护鱼苗_水产快讯(水产苗种)

为了驱赶白鹭,养殖户一开始用竹竿,后来发现效果不好,就向镇上派出所申请办持枪证,不过民警说,私自使用火药枪射击野生保护动物要遭罚款还要遭拘留。村民们只好作罢。

随后,一家人重新回到人力驱赶的办法。叶兴全的妻子屈秀琼快50岁了,为了驱赶白鹭,“每天穿得花花绿绿的,沿着鱼塘到处赶”。

清晨7点过,龙泉山的雾气还未完全褪去,100多只白鹭相继从密林里飞出,扑向叶兴全的鱼塘。水里鱼影浮动,白鹭半空轻掠,宛如一幅天然灵动的山水鱼鸟图。

最后,养殖户想出一个土办法,买来鞭炮吓跑白鹭,“这个办法开始还有用,但到后来放鞭炮都吓不跑这些白鹭了,我们也没办法了。”养殖户希望相关部门能帮忙想想办法,既能弥补损失,又能保护白鹭,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何不做成

鸟吃鱼:

记者刘敏

他建议叶兴全能否换个思路,把重心转向农家乐,并且主打白鹭特色,“当然,肯定不是卖白鹭,而是在这个农家乐,一边钓鱼,一边可以看到白鹭群飞,还能观赏白鹭如何偷鱼等”。

但他面临两难的困局:如果要保住鱼苗,就要捕杀或者赶走白鹭;如果要保护白鹭,谁又来保护他的鱼苗?

对此,何埂镇分管农林水利的副镇长喻身建表示,白鹭属于野生保护动物,按规定应该实施保护。

叶兴全是新津人,此前,曾在新津搞了十多年鱼苗养殖。2012年,经过朋友介绍,叶兴全处理掉老家的十多亩鱼塘,来到龙泉二河村,承包了现在的鱼塘,总面积近40亩。之所以从新津搬到龙泉,叶兴全主要是看中了这里的水源,“从东风渠引的活水,相比死水,鱼的发病率低很多”。

本月17日,接到群众举报后,龙泉驿区森林公安执法人员前往农家乐进行调查,现场发现21只白鹭,3只活的,18只冷冻的。执法人员表示,查获的白鹭属于白鹭品种中最常见的小白鹭,属于“三有保护动物”。警方表示,在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将对该农家乐作出处罚。

喻副镇长说,目前全镇正在打造柑橘之乡和旅游之乡,为了保障养殖户收入,将引导他们种柑桔树、搞生态农家乐等,通过新途径来致富,弥补损失。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鱼塘边实地观察。十几只白鹭,或飞或停,看准目标后就俯冲而下。并且,这些白鹭已经不太惧怕人。

成都观鸟会会长沈尤告诉记者,白鹭生性喜欢吃鱼,眼下逐渐进入枯水期,大多数自然水域的鱼数量都在减少。因此,白鹭可能会更加频繁地光顾鱼塘。对于叶兴全的困惑,沈尤认为,人为驱赶,肯定效果有限。他提及了另一种“竖网”的办法,即在鱼塘四周立起竖网,影响白鹭的起飞降落,但当听说有40亩之广时,沈尤表示,“竖网”只适合小面积鱼塘。

据了解,何埂镇黄果凼有六七家养鱼大户,鱼塘近200亩,几乎都受到白鹭的威胁。

昨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六和香”农家乐。正值中午,白鹭大多已经飞回山里歇息,鱼塘边只有稀稀疏疏的十几只白鹭。

叶兴全是新津人,此前,曾在新津搞了十多年鱼苗养殖。2012年,经过朋友介绍,叶兴全处理掉老家的十多亩鱼塘,来到龙泉二河村,承包了现在的鱼塘,总面积近40亩。之所以从新津搬到龙泉,叶兴全主要是看中了这里的水源,“从东风渠引的活水,相比死水,鱼的发病率低很多”。

每天清晨,上百只白鹭就盘旋在重庆市永川区何埂镇鱼塘边,虎视眈眈地望着水里的鱼苗。一年下来,白鹭偷食数万鱼苗,让养殖户蒙受经济损失。

成都农家乐白鹭成招牌菜被查 老板称杀鸟为护鱼苗_水产快讯(水产苗种)。叶兴全说,叶家主要靠鱼苗养殖赚钱,农家乐只是附带营业。被问及对今年收成的预估,叶兴全摇摇头:“我自己都不晓得现在鱼塘里还有好多鱼。”对着水面发了一会儿呆,他又重复了一个他问了很多遍的问题:白鹭得到保护了,我的鱼苗又怎么办,欠的二十来万又该怎么还?

一开始,他在鱼塘边扎了十几个稻草人,并给稻草人穿上衣服。但效果只持续了三四天,之后,白鹭甚至还“挑衅”地立在稻草人身上观察水面动静。叶兴全一怒之下,将稻草人全部拔掉,“不仅没把它们吓走,反而还给它们提供了捕鱼的便利”。

如何来避免白鹭继续给养殖户带来损失呢?重庆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副处长王维透露,早在2002年之前,重庆一些地区就出现过类似问题,市林业局曾下发过通知,野猪、果子狸、白鹭等一般性保护动物,如对当地群众生活生产带来较大危害,当地政府部门可向林业部门提出申请,通过适当捕杀来控制繁殖和发展。

鸟吃鱼

上百白鹭鱼塘觅食

人护鱼:

80元一只,白鹭活杀现吃

搞农家乐弥补损失

鱼鸟困局

鱼鸟困局

放鞭炮吓不走白鹭

何为“三有”

但第一年下来,叶兴全年底盘账发现,账面上竟然亏了7万多元。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暴雨时鱼塘没有翻过塘(暴雨积水致使水面高出鱼塘堤岸),鱼也没有生过病,怎么会亏钱呢”。

昨日,记者赶到永川区何埂镇黄果凼时,养鱼户王增荣正在清理鱼塘上漂浮的死鱼,“大多数是早上被白鹭啄伤后死掉的。”

每年春天,来自广东的“小得跟针尖一样的鱼苗”会坐着飞机被运抵成都,之后,经过大半年的饲养,这些“小针尖”会长成三四两不等的鱼苗,然后再次被出售。叶兴全拿出多张借据和贷款单,计算了他每年的成本:“鱼塘承包费每年2.9万元,饲料到目前已经喂了近30吨,平均每吨6000多元,不连人力成本在内,硬成本已经投入20多万。”这当中,有8万是银行的贷款,另有十来万是从朋友处借的。

捕杀鸟 人违法

养殖户王增荣的小孙子经常抽空看护鱼塘,赶走白鹭。

将白鹭作为野味售卖,在叶兴全看来,有点“无心插柳”的意思。“主要目的是想保护鱼苗,我一年损失几万,卖几只白鹭哪能弥补得了我的损失”。对于当地森林公安的处罚,叶兴全表示,之前不知道白鹭受保护,因此“愿意认罚”。可令他困惑的是,白鹭得到了保护,鱼塘里的鱼苗又该怎么办呢?

今年8月,龙泉驿区柏合街道二河村“六和香”农家乐内,有市民发现,老板竟然将白鹭作为特色野味进行售卖,80元一只,活杀现吃,且做法多样。据老板叶兴全介绍,这些白鹭都是他以小鱼作饵,在鱼塘边用鱼钩“钓”到的。员工透露,一年来,该农家乐总共“钓”了200多只白鹭。

养殖户涂道奇专门养殖鱼苗,他说,去年自己在鱼塘里养殖了10万尾鱼苗,遭到白鹭袭击后,鱼塘只剩下2万多尾鱼苗,损失上万元。

但这样一幅美景,叶兴全无心欣赏,他皱了皱眉头。他估算,鱼塘每天蒙受损失至少上百斤。因为不堪白鹭“偷鱼”骚扰,从8月起,他开始捕杀白鹭,并作为特色野味在自己的农家乐进行售卖。经过群众举报,龙泉驿区森林公安制止了叶兴全捕杀、售卖白鹭的行为,并将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罚。对于这份处罚,叶兴全表示,之前不知道白鹭受保护,“愿意认罚”。

叶兴全告诉记者,每天清晨是白鹭最多的时候,他和妻子曾专门数过,数量在100到200只不等。这一说法得到当地多位村民的证实,有村民告诉记者,“有时候整个鱼塘水面白花花一片,全是来偷鱼吃的白鹭”。

王增荣介绍,近两年来,随着山坡种植大量树木,生态环境变好,大量白鹭来此繁殖。春秋两季,每天来鱼塘觅食的白鹭足有上百只。

观鸟特色的农家乐?

每年春天,来自广东的“小得跟针尖一样的鱼苗”会坐着飞机被运抵成都,之后,经过大半年的饲养,这些“小针尖”会长成三四两不等的鱼苗,然后再次被出售。叶兴全拿出多张借据和贷款单,计算了他每年的成本:“鱼塘承包费每年2.9万元,饲料到目前已经喂了近30吨,平均每吨6000多元,不连人力成本在内,硬成本已经投入20多万。”这当中,有8万是银行的贷款,另有十来万是从朋友处借的。

捕杀鸟

这道“特色野味”,确实给农家乐带来了一些生意。叶兴全承认,曾有顾客找上门,就为“吃个新鲜”,“顾客多的时候,活的白鹭不够卖”。

一开始,他在鱼塘边扎了十几个稻草人,并给稻草人穿上衣服。但效果只持续了三四天,之后,白鹭甚至还“挑衅”地立在稻草人身上观察水面动静。叶兴全一怒之下,将稻草人全部拔掉,“不仅没把它们吓走,反而还给它们提供了捕鱼的便利”。

为了驱赶白鹭,叶兴全在鱼塘边扎了十几个稻草人,但效果只持续了三四天;后来,又放鞭炮驱赶,但相当耗费人力和财力,且效果不好。

记者统计了一下,一个小时内,这些白鹭总共捕走十多条鱼苗。叶兴全用渔网捞起同样水域的鱼苗给记者看,这些鱼苗平均有二三两(100克到150克)重。除了抓走鱼苗,白鹭也屡有“失手”,即嘴巴捉住了鱼却没吃稳当,鱼又重新落入水里。不过,这些落入水里的鱼也难逃一死,记者看到,大多很快翻起了白肚。叶兴全介绍,这些鱼已经被啄伤,很快就会死掉,而白鹭又不吃死鱼,这让他的损失又多一笔。

“白鹭吃我的鱼,我却不能杀它,我的鱼怎么办”

成都观鸟会会长沈尤告诉记者,白鹭生性喜欢吃鱼,眼下逐渐进入枯水期,大多数自然水域的鱼数量都在减少。因此,白鹭可能会更加频繁地光顾鱼塘。对于叶兴全的困惑,沈尤认为,人为驱赶,肯定效果有限。他提及了另一种“竖网”的办法,即在鱼塘四周立起竖网,影响白鹭的起飞降落,但当听说有40亩之广时,沈尤表示,“竖网”只适合小面积鱼塘。

稻草人、鞭炮齐上阵赶白鹭

“三有”保护动物,是指有益的、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为了加强对我国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以外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的保护和管理,2000年8月1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发布。“三有”保护动物名录包括兽纲88种、鸟纲707种、两栖纲291种、爬行纲395种、昆虫纲120属所有种和另外110种,共计5纲46目177科1591种及昆虫120属所有种和另外110种。白鹭共分为13个种类,而这家农家乐钓的小白鹭是鹭类中最常见的一种,通常简称为白鹭,属于名单上的物种。

何不做成观鸟特色的农家乐?

由于白鹭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是有益的、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不能随意捕杀。

人杀鸟:

今年8月,龙泉驿区柏合街道二河村“六和香”农家乐内,有市民发现,老板竟然将白鹭作为特色野味进行售卖,80元一只,活杀现吃,且做法多样。据老板叶兴全介绍,这些白鹭都是他以小鱼作饵,在鱼塘边用鱼钩“钓”到的。员工透露,一年来,该农家乐总共“钓”了200多只白鹭。

“三有”保护动物,是指有益的、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为了加强对我国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以外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的保护和管理,2000年8月1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发布。“三有”保护动物名录包括兽纲88种、鸟纲707种、两栖纲291种、爬行纲395种、昆虫纲120属所有种和另外110种,共计5纲46目177科1591种及昆虫120属所有种和另外110种。白鹭共分为13个种类,而这家农家乐钓的小白鹭是鹭类中最常见的一种,通常简称为白鹭,属于名单上的物种。

但第一年下来,叶兴全年底盘账发现,账面上竟然亏了7万多元。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暴雨时鱼塘没有翻过塘(暴雨积水致使水面高出鱼塘堤岸),鱼也没有生过病,怎么会亏钱呢”。

人护鱼:

“白鹭吃我的鱼,我却不能杀它,我的鱼怎么办”

每天一两百只白鹭结伴来叼鱼

每天一两百只白鹭结伴来叼鱼

二河村村书记佘勇也在为叶兴全想办法,但让佘勇迷茫的是,二河村紧邻龙泉山脉,白鹭等野生鸟类一直都有。而且近年来,随着生态改善,这些鸟类都有增多的趋势。但是,因为当地搞水产养殖的极少,他在当地生活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目前,他已经将情况汇报到了镇上,“希望能够会同镇上或者区上专门的农业技术人员,一起帮老叶想办法”。

人违法

记者统计了一下,一个小时内,这些白鹭总共捕走十多条鱼苗。叶兴全用渔网捞起同样水域的鱼苗给记者看,这些鱼苗平均有二三两(100克到150克)重。除了抓走鱼苗,白鹭也屡有“失手”,即嘴巴捉住了鱼却没吃稳当,鱼又重新落入水里。不过,这些落入水里的鱼也难逃一死,记者看到,大多很快翻起了白肚。叶兴全介绍,这些鱼已经被啄伤,很快就会死掉,而白鹭又不吃死鱼,这让他的损失又多一笔。

因为吞下了鱼钩,被“钓”到的白鹭都不同程度受伤,能活下来的农家乐就养起来以供活杀现卖,死掉的,则去毛处理后冷冻起来。

随后,叶兴全想到了鞭炮,包括圆形成卷的鞭炮和“魔术弹”,点燃之后,专往白鹭成群的地方扔,但这个方法相当耗费人力财力且效果不佳,也被放弃。

随后,叶兴全想到了鞭炮,包括圆形成卷的鞭炮和“魔术弹”,点燃之后,专往白鹭成群的地方扔,但这个方法相当耗费人力财力且效果不佳,也被放弃。

但这些方法,都收效甚微。被逼无奈的叶兴全苦想办法,最终灵光一现:就像可以用鱼饵钓鱼一样,为啥不能用鱼来“钓”白鹭呢?将普通鱼竿的鱼钩换成一只稍大号的鱼钩,钩住一条小鱼的尾巴,然后像钓鱼一样扔进水里。事实证明,这个办法确实靠谱。

鸟吃鱼:

他建议叶兴全能否换个思路,把重心转向农家乐,并且主打白鹭特色,“当然,肯定不是卖白鹭,而是在这个农家乐,一边钓鱼,一边可以看到白鹭群飞,还能观赏白鹭如何偷鱼等”。

但这些方法,都收效甚微。被逼无奈的叶兴全苦想办法,最终灵光一现:就像可以用鱼饵钓鱼一样,为啥不能用鱼来“钓”白鹭呢?将普通鱼竿的鱼钩换成一只稍大号的鱼钩,钩住一条小鱼的尾巴,然后像钓鱼一样扔进水里。事实证明,这个办法确实靠谱。

因为吞下了鱼钩,被“钓”到的白鹭都不同程度受伤,能活下来的农家乐就养起来以供活杀现卖,死掉的,则去毛处理后冷冻起来。

人杀鸟:

一条建议

本月17日,接到群众举报后,龙泉驿区森林公安执法人员前往农家乐进行调查,现场发现21只白鹭,3只活的,18只冷冻的。执法人员表示,查获的白鹭属于白鹭品种中最常见的小白鹭,属于“三有保护动物”。警方表示,在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将对该农家乐作出处罚。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鱼塘边实地观察。十几只白鹭,或飞或停,看准目标后就俯冲而下。并且,这些白鹭已经不太惧怕人。

保护动物?

将白鹭作为野味售卖,在叶兴全看来,有点“无心插柳”的意思。“主要目的是想保护鱼苗,我一年损失几万,卖几只白鹭哪能弥补得了我的损失”。对于当地森林公安的处罚,叶兴全表示,之前不知道白鹭受保护,因此“愿意认罚”。可令他困惑的是,白鹭得到了保护,鱼塘里的鱼苗又该怎么办呢?

摄影记者 王效

由于白鹭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是有益的、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不能随意捕杀。

不捕鸟

这个发现既让叶兴全惊讶,也让他气愤。他决定,一定要赶走这些白鹭。

成都商报记者 蒋超

但这样一幅美景,叶兴全无心欣赏,他皱了皱眉头。他估算,鱼塘每天蒙受损失至少上百斤。因为不堪白鹭“偷鱼”骚扰,从8月起,他开始捕杀白鹭,并作为特色野味在自己的农家乐进行售卖。经过群众举报,龙泉驿区森林公安制止了叶兴全捕杀、售卖白鹭的行为,并将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罚。对于这份处罚,叶兴全表示,之前不知道白鹭受保护,“愿意认罚”。

80元一只,白鹭活杀现吃

苦苦思索之后,叶兴全想到了每天光顾鱼塘的上百只白鹭。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叶兴全曾经想办法捕捉了4只活白鹭,每天用小鱼喂养。实验结果令他吃惊:4只白鹭,每天要吃6到8斤小鱼。

…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play白鹭成农家乐招牌菜 向前 向后

叶兴全说,叶家主要靠鱼苗养殖赚钱,农家乐只是附带营业。被问及对今年收成的预估,叶兴全摇摇头:“我自己都不晓得现在鱼塘里还有好多鱼。”对着水面发了一会儿呆,他又重复了一个他问了很多遍的问题:白鹭得到保护了,我的鱼苗又怎么办,欠的二十来万又该怎么还?

但他面临两难的困局:如果要保住鱼苗,就要捕杀或者赶走白鹭;如果要保护白鹭,谁又来保护他的鱼苗?

不捕鸟 鸟吃鱼

稻草人、鞭炮齐上阵赶白鹭

乍看起来,人鸟本该各自相安无事,可叶兴全为何要捕杀这些白鹭呢?难道只是出于赚钱目的?

乍看起来,人鸟本该各自相安无事,可叶兴全为何要捕杀这些白鹭呢?难道只是出于赚钱目的?

何为“三有”保护动物?

这个发现既让叶兴全惊讶,也让他气愤。他决定,一定要赶走这些白鹭。

昨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六和香”农家乐。正值中午,白鹭大多已经飞回山里歇息,鱼塘边只有稀稀疏疏的十几只白鹭。

为了驱赶白鹭,叶兴全在鱼塘边扎了十几个稻草人,但效果只持续了三四天;后来,又放鞭炮驱赶,但相当耗费人力和财力,且效果不好。

随后,一家人重新回到人力驱赶的办法。叶兴全的妻子屈秀琼快50岁了,为了驱赶白鹭,“每天穿得花花绿绿的,沿着鱼塘到处赶”。

二河村村书记佘勇也在为叶兴全想办法,但让佘勇迷茫的是,二河村紧邻龙泉山脉,白鹭等野生鸟类一直都有。而且近年来,随着生态改善,这些鸟类都有增多的趋势。但是,因为当地搞水产养殖的极少,他在当地生活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目前,他已经将情况汇报到了镇上,“希望能够会同镇上或者区上专门的农业技术人员,一起帮老叶想办法”。

一条建议

这道“特色野味”,确实给农家乐带来了一些生意。叶兴全承认,曾有顾客找上门,就为“吃个新鲜”,“顾客多的时候,活的白鹭不够卖”。

清晨7点过,龙泉山的雾气还未完全褪去,100多只白鹭相继从密林里飞出,扑向叶兴全的鱼塘。水里鱼影浮动,白鹭半空轻掠,宛如一幅天然灵动的山水鱼鸟图。

叶兴全告诉记者,每天清晨是白鹭最多的时候,他和妻子曾专门数过,数量在100到200只不等。这一说法得到当地多位村民的证实,有村民告诉记者,“有时候整个鱼塘水面白花花一片,全是来偷鱼吃的白鹭”。

苦苦思索之后,叶兴全想到了每天光顾鱼塘的上百只白鹭。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叶兴全曾经想办法捕捉了4只活白鹭,每天用小鱼喂养。实验结果令他吃惊:4只白鹭,每天要吃6到8斤小鱼。

网站地图xml地图